|
1 ~ 7℃西安天气详情
客房预订
入住日期:
离店日期:
预订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闻中心

海岛游火热 中国如何掘金万亿市场?

发布时间:2018-05-28

海岛游这一旅游细分领域,体量正日渐庞大,中国游客成为重要支撑。

  

随着“一带一路”的推进,沿线海岛旅游产品会持续享受国家战略红利,将成为一个万亿文旅市场风向标。但与国际海岛游火热形成对比的是,具备丰富特色岛屿资源的中国海岛游,在开发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,尚处于较初级阶段。随着海洋休闲旅游市场不断发展,中国如何自掘海岛游资源潜力,成为关键。

  

海岛游持续火热

  

数据显示,2016年,中国向世界海岛旅游目的地输送游客达2800万人次,滨海旅游业产值已达1.2万亿元,2017年,向世界海岛旅游目的地输送游客近3000万人次,海岛游渐成国内出境游客最热衷的出游方式之一。

  

信息显示,大多数的热门海岛对中国免签或落地签,中国游客一般倾向去往签证便利的海岛,比如巴厘岛、塞班岛、斐济、毛里求斯、塞舌尔和马尔代夫等。

  

但变化也已出现。相比早先的境外购物,中国出境游客愈加注重旅游本身带来的体验,对休闲旅游的体验项目需求提升,尤其是伴随海岛游的年轻化趋势,更多的自由行、个性体验追求更为明显。比如选择定制旅行、私家团或通过旅游平台预订当地司机、向导,已成为一种新动向。海岛游已不局限于“游”,更在于提供丰富的“海岛游生活方式”。这使得海岛游的服务和产品提供更为细分,“海岛+”背后可添加的元素更多样化。海岛游的产品提供也有所变化,诸如“婚拍团”“潜水团”等主题鲜明的产品需求量不断增加,预订量已超过传统游产品。

  

趣旅创始人兼CEO栾杰透露,其投资的海岛游目的地产品中包括出租跑车、潜水、海外婚礼等,“水面的活动比较受欢迎。”比如海钓。他表示,目前游客的体验需求升级,对海岛游硬件设施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
  

执惠创始人兼CEO刘照慧透露,此前去芽庄时发现机场里很多来自成都和常熟的旅客,很多二三四线城市的人群在涌向旅游目的地。他认为,来自中国二三四线城市的海岛游市场增量空间会有更大的发展。2018年到2023年将保持在20%左右的复合增速。海洋文化旅游度假产业将成为下一个风口,这会是一个万亿文旅市场风向标。

  

栾杰也认为,消费升级的推动下,国际海岛游的发展走向将一路向上,同时目的地需要开发更多的休闲玩乐项目,增加海岛元素,既要有白天的生活,还要有晚上的生活。

中国海岛游的掘金难题

  

事实上,就海岛总量而言,中国的海岛资源很丰富。数据显示,在中国3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中,面积大于500平方米的海岛超过6500个,部分岛屿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环境较为优越,拥有奇特山石、多样性生物,且保存有诸多历史文化遗迹、渔乡民俗风情等历史文化资源,使得海岛游开发的自然和文化存量资源较为充足。

  

但相对于“热岛”中的普吉岛、巴厘岛、塞班岛和马尔代夫等著名海岛,在经济效益方面,我国岛屿旅游资源开发依然存在诸多差距。我国海岛旅游业的发展整体处于初级阶段,供需结构性错配较为明显,目前除海南岛部分区域外,其他沿海区域城市的海岛游发展相对滞后,区域发展呈现较为明显的分层迹象。

  

栾杰分析称,中国海岛游受到季节性影响,和国外部分海岛不同,中国海岛一般只能营业六个月左右,八九月一过,就要等来年5月再营业。同时,中国不少海岛资源因受到污染,水质低劣,带来的旅游体验不是很好。此外,相比国外海岛动辄五星级酒店等设施配套,国内海岛整体设施还较差,基础设施、酒店和服务层次比较低,而游客的要求越来越高,前去度假的动机比较小。

  

国内海岛游产品比较单一也是主因之一,游客休闲度假的个性化、强体验的需求未得到有效满足。鸥翎投资合伙人江天一曾表示,中国海岛游同质化产品过多,观光型产品本身体验差,无法满足当下消费者需求,市场上内容产品缺口巨大,包括海上娱乐、海岛交通、水上运动项目。“去了也不知道玩什么,只能吃吃海鲜、 游游泳,” 栾杰说,国内很多海岛受到客源地的影响,做的是周边市场,境外海岛做的是全球市场。

  

刘照慧也认为,中国海岛游发展面临多方面挑战,包括开发层次较低、基础设施不配套、发展资金不足,自然生态脆弱、体制不健全。

  

利好政策如何落地

  

虽有多方面不足,但中国海岛游的潜力正不断显现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6年中国滨海旅游业产值1.2万亿元,占整个旅游市场的30%。如何激发中国海岛游发展潜力,形成更大体量的市场,是中国旅游业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

《中国海洋21世纪议程》和《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》均将“滨海旅游”列为重点发展的支柱性海洋产业。早在2013年,原国家旅游局将该年定为“中国海洋旅游年”,并与国家海洋局签署了《关于推动海洋旅游发展的合作框架协议》;2016年的《“十三五”旅游业发展规划》提出,“十三五期间”我国将大力发展海洋及滨水旅游,加大海洋海岛旅游投资开发力度,建设一批海岛旅游目的地。

  

具体到海岛游投融资,也有延续性政策支持。2010年,《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》指出,在投融资政策上,支持符合条件的旅游企业发行企业债券,设立旅游产业投资基金。

  

2016年,《全国海岛保护工作“十三五”规划》指出,在投融资模式上,要增强多元投入,充分利用好中央财政资金和海洋开发性金融支持,此外要建立多渠道、多元化的投融资机制,充分发挥财政性资金的引领和示范作用,积极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(PPP)模式,引导和鼓励社会资金参与海岛保护。

  

中信产业基金投资副总裁段斯琪曾表示,海岛游投资门槛较高,其作为一个综合型产品,投资体量较大,从海岛五六十年运营权购买,到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后期多业态运营等,投资周期长,需要长期持续投资。

  

栾杰认为,中国海岛游的开发中,政府要发挥重大作用。比如先解决开发第一阶段的水电、上岛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。同时企业的参与也很重要,在基础设施和土地等问题解决后,酒店、休闲玩乐项目等服务产品就由企业来提供,把流量带进来。他还认为,随着政府、地产商等投资方越加重视海岛游开发,海洋污染等各种问题可能逐步得以解决,形成更多游客愿意消费的海岛游目的地,行业空间很大。

  

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背景,“一带一路”的推进。深圳市文体旅游局、旅游推广促进处处长吴波曾表示,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双向旅游交流规模超过2500万人次,其中选择海岛游的人次占25%。业内人士认为,在国家全力推进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战略部署下,海岛旅游业的发展机会将更加突显。